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品牌影响力-栏目组

传播正能量= 共铸中国梦 热线15973887888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职务、职称:中国影响力协会艺委会主任,[影响中国]杂志副主编.影响中国书画院-娄底分院院长,.法治宣传网湖南通联处副主任.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同学会暨清美艺术品鉴定评估研究会会员.职业艺术品拍卖师,编缉,记者.禅宗风水学传人。 业务范围:艺术品鉴赏、收藏、拍卖、投资,新闻发布,策划大型庆典、会展、文艺晚会,吉祥风水等].QQ692873128

网易考拉推荐

些须得失笑鸡虫  

2012-03-09 16:18:18|  分类: 玩艺人心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些须得失笑鸡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朱剑宇(上官南剑)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前后, 中国美术界“怪事”连连:“四人帮”刚垮, 立即从四川冒出个石壶(陈子庄);1986年, 江西黄秋园的遗作进京展出, 又轰动京华;接着就是1987年湖南王憨山的出山,其画作先后举展于长沙、北京、广州、深圳、台湾, 像“一股大风”一路吹去, 那样陌生, 又那样鲜活, 见之者无不震惊。王憨山也许比前两位幸运, 是自己活着冲出来的。卻也只冲了十三个年头, 便于世纪末的2000年2月8日, 在他的“憨山画屋”猝然辞世。

 

万万沒想到的是,在王憨山先生死后,围绕他的遗作,弄成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名利场。近日,有幸读到《湖南书画》总第三十三期上郑明先生整理的《抱诚堂访谈录》《真乎?假乎?邪乎?》,说明“怪事” 仍在继续。尽管此“怪事” 已不同于彼“怪事” ,发生地也改在湖南收藏界,但同样令人震惊不已。

 

我与憨山先生在双峰有二十余年交往。著名学者、清华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王鲁湘先生在为拙作《王憨山画传》写的《序》中,对我们的关系有过评述:

 

 我与朱剑宇的相识是在北京。2000年9月,《王憨山艺术展》终于在中国美术馆隆重举办。朱剑宇作为主要的筹划者自始至终参与其事,付出了艰辛的劳动。当憨山的艺术成就获得首都美术界高度评价和媒体的热烈反响之后,他一个人躲在美术馆的西门外嚎啕大哭。这种真情至性的自然流露,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。……

朱剑宇几乎与闻了憨山后半生主要创作时期的全部事件。他们同是双峰县文化馆的基层文化工作者,又同在一个小镇居住,对憨山的为人,对他外表憨厚朴纳、内里孤傲灵秀的性格非常了解。是他在憨山退休时劝他回到农村老家,在隐居田园的宁静中潜心作画;是他让憨山在旁观省城画家挥毫泼墨时获得了自信,坚定自己的艺术追求和风格路向;是他鼓动憨山背着两麻袋画卷亮相省城,从而一鸣惊人;是他趁热打铁,借长沙画展的东风,吁请县上领导改善了憨山创作与生活环境;是他到处为人说项,八方寻求赞助,筹集到一笔笔办展览的资金;是他北上南下,为把憨山推向全国而不遗余力地奔波忙碌。在憨山突然辞世后,还是他帮助张罗操办后事,并对一下子失去主张的憨山亲属承诺:“憨伯的事我来办。”有这样一位与憨山相慰相扶20春的知己至交来写憨山画传,读者将有幸读到大量鲜为人知的细节。

2000年春节前不久,朱剑宇进六十,憨山劈一张六尺宣书了一副巨联相赠:

与君同途,一度春风一度雨;

知我有几?半曰癫狂半曰痴。

大年初一,朱剑宇去拜年,憨山又书“六十花甲从头起”相勉。不想才过数天,憨山突发心脏病猝然辞世。捧着新墨如漆的寿联,朱剑宇悲恸难抑,挥笔写下一副挽联:

聚首曾多时,忆初展星沙,再展京华,三展羊城,四展深圳,廿年相慰相扶,几度春风几度雨;

伤心难自已,叹画集未梓,总览未举,场馆未立,后学未成,毕世苦扒苦撑,谁怜此意谁怜君?

今天,由同途知己执笔的画传终于付梓刊行,我有幸提前读到这些热心冷眼的文字,并从中体验到憨山为艺癫狂为艺痴的人格魅力,以及他一度春风一度雨的悲喜人生,实在是感慨良多。……

 

我致所以一气录下这么多文字,决非自我张扬,而是想说明我一直以来的“憨山情结” :事关憨山先生的事,我总是会关注的;亦想为弘扬光大憨山先生艺术,再尽自己绵薄之力。

 

而今,一个打着憨山先生名号的什么“研究会” ,竟然在自办的杂志上,公开声明开除原会员彭逢全。究竟他们“研究” 出彭的什么罪行,要如此深恶痛绝呢?

 

这个彭逢全,我是熟悉的。十年前他在怀化铁路局淘得憨山先生的画作时,就来找过我。当时,他不过是个普通的中学美术教师,财力有限,小本经营,想把淘得来的画作转让出去。而买家,就是如今这个“研究会” 的一些人,拿不准画到底是否就是憨山先生真迹,就让我这个与憨山先生交往二十余年的人来认定。我想书画要流通才能形成产业市场,何況又是憨山先生的,就义务为他们看了。结果成交,皆大欢喜。淘得第一桶金后,彭逢全一发不可收拾。他教美术,自己也画画,对中国画的笔墨下过功夫。随着他与憨山先生画作接触日多,对憨山先生的笔墨领悟亦深,因此他专淘憨山先生的画,几乎从沒失过手。好的精品留下,其他转让,藏品、财富如滾雪球,越来越大。也许他感到冥冥中是憨山先生在“保佑” 他,让他发达了,年年大年初一,他必到王家去拜年;清明时节,必到憨山先生坟前上坟。且在坟前立下宏愿:要为憨山先生做几件实事,如为憨山先生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出大型精美画冊、在荣宝斋出画鸡、画蛙、画雀等系列普及分冊、捐憨山先生精品助双峰建王憨山纪念馆等等。彭逢全认为钱财乃身外之物,他要的是人生价值,因憨山先生发财,用在弘扬憨山先生艺术上,才是正途。然而他毕竟年轻,不懂做人低调、财不外露的人生规则,如此“财大气粗”,“风头”超过其他人,那些“研究会”的“长”们能服气吗?于是这些“长”们便放出狠话要“踩死”他,踩而沒死,就干脆“开除”,还说彭是"造假头子"、要“公开搞臭”才死心。

 

写到这里,有些读者可能有疑问:你这个与憨山先生关系如此密切的人,这个“研究会”当初成立,为什么没邀请你呢?这个问题,晓得我情况的人也曾当面问过。通常情况下,我就简单答了:他们不要我呀!今天借这个机会,不妨多说几句。

 

还是在“研究会”成立之前就已露端倪。2002年春,中央美院美术史系系主任罗世平、《中华文化画报》主编郭晓川等专家学者一行四人来到双峰,在访问了憨山先生故居、查阅了憨山先生家藏全部遗作、草图等资料后,开了座谈会,并决定出一套《王憨山艺术研究》丛书(包括《论文卷》与《图录卷》)。我当时是这套丛书的编委成员之一,考虑憨山先生尚无画论,就主动承担搜集整理工作。经几个月的努力,分三个部分写了一部《憨山画语》交差。但在《论文卷》出书后,《画语》的前言与内容只字未动,而前言后面整理者的名字沒有了。我打电话给罗、郭两位主编,他们说原稿送来就沒有署名。我才知道这是送稿的人做了手脚,此人处心积虑要冲淡我与憨山先生的关系,并把助先生出山的事,由我转到他的名下。以后成立“研究会”与《王憨山艺术研究》丛书首发式同时在长沙举行,我就沒去了。一去,必然会提到《画语》的事,势必会冲击会议,而成立“研究会”毕竟是好事,只要对弘扬憨山先生艺术有利,个人委屈又算什么?

 

那么,快十年了,这“研究会”又 “研究”出了什么成果呢?我偶尔也看到他们出的小冊子(我关注啊),开始是一期介绍这个的画作,一期介绍那个的画作,借研究憨山艺术之名,为自己的画作鼓吹传宣;以后就宣讲怎么辨别憨山遗作的真假了,他们手中的画是真,别人手中的画是假(彭逢全发在《湖南书画》总第三十三期上郑明先生整理的《抱诚堂访谈录》《真乎?假乎?邪乎?》后的画,也被他们定为假的)。原来,他们这个“研究会”,要的就是这个话语权!

 

曾为憨山先生刻过诸多图章的杨友吉老先生亲口告诉我,憨山先生送他的画、在他家作的画,转让给别人时,经“研究会”某些人鉴定说是假的,后辗转到彭逢全手里,为彭全部收下;而今年早几月,王鲁湘先生陪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先生来娄底考察王憨山艺术,有人竟敢在娄底电视台播放新闻中做手脚,那则新闻在王、杨镜头之后,放了几幅所谓王憨山的画,明眼人一看就是假的,分明是他收藏的私货。这则新闻,又是彭逢全当即录下,立此存照。

 

如此胆大妄为,把真的说成假的,假的弄成真的,彭逢全不服气啊!他想到诉诸法律,可请来的律师一查,这个什么“研究会”竟未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冊,民间组织未登记注冊,就是“非法组织”。搞来搞去,原来是一场闹剧!这一闹,在他们无所谓,而对憨山先生而言,可就惨了!“憨山热”被泼了一盆冷水,“研究”没有进展,其画真假难辨,想收藏的也不敢收了。

 

其实,原本在会的一些正直人士、理论学者,早就看到了其中弊病,如湖南师大美术学院理论系系主任李蒲星教授,两年前就宣布退会了。俗话说,“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汤”,在“研究会”里使坏的,就是那么几个人。如今,他们看到“研究会”名实难副,又想改个名号,筹备成立什么“王憨山书画院”。可万变不离其宗,无非想打倒别人抬高自己,把自己手中所谓王憨山的上百幅“真迹”,卖个好价钱罢了。

 

我突然想起憨山先生1996年画小鸡螳螂、题上“些须得失笑鸡虫”的那幅画,对这鸡虫得失一样的闹剧,九泉之下的憨山先生,又作何感想呢?哭?笑?哭笑不得?早在1993年他就写下:“万事浮云过眼空,前人作画我相同。花花草草飞飞蝶,尽付庄周一梦中。”憨山先生如今想必更加豁达,不会如过去只“嘿嘿”一笑,应该是开怀“哈哈”大笑了。

 

哈哈!……

上官南剑(737397556) 14:47:49

我把下文转发于此,有哪位新闻界的朋友,能否帮忙在媒体上发出?我自负法律责任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